虚拟运营商能打败传统电信垄断之门吗?

从今年5月17日,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的通告》以来,虚拟运营商成为中国通信业关注热点已经超过半年时间,这次终于尘埃落定,发出第一批牌照,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因为它意味着民营资本终于能够参与长期被垄断的电信业竞争,有助于促进电信业改革转型升级,有助于激发电信市场竞争活力,有助于进一步繁荣信息通信市场。

2013年12月26日,工信部正式发放了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共有十一家企业获得牌照。分别是话机世界、分享在线、万网、乐语通讯、华翔联信、天音、京东、北纬、浙江连连、迪信通和巴士在线。

所谓最核心领域,就是指虚拟运营商在从电信巨头手中购买移动通信服务后,可以以自有品牌运营包括移动语音等各种移动通信业务,比如京东,在获得牌照后就雄心勃勃的声称要向用户推出自有的话费套餐、流量套餐以及专有号段,打造自身的电信业务,并在5年内力争成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

而且,虚拟运营商诞生的意义还决不止于电信业,它还是民营资本争取市场公平竞争地位的一大进步。民营企业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属于“非公36条”破冰的一部分,是“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和领域”、“鼓励民间资本以参股方式进入基础电信运营市场。支持民间资本开展增值电信业务”条款的践行。本次三中全会也提出,要进一步破除各种形式的行政垄断。获取牌照后,民营资本将能够进入电信行业最核心领域。 

原来垄断的电信巨头一定不会乐于看到虚拟运营商成长到足以威胁到其市场地位。即便在行政力推下它们被迫接受了虚拟运营商的存在,在实际运营中依旧可以发挥自己强大的影响力,它们毕竟是基础电信网络的卖方,而且拥有选择合作伙伴的权力。从现实看,也是如此,第一批十一家企业大多都是它们原来关系良好的合作伙伴,而缺乏强有力的入侵者。

虚拟运营商牌照发放的意义是重大的,京东的愿景是极好的,但至少从短期内看,中国的虚拟运营商要大有作为,还需要走很长的路。

众所周知,在中国市场上,微信提供的OTT服务已经在实质上把电信竞争带到一个更高的层面,但电信巨头肯定不会允许腾讯成为虚拟运营商。

虚拟运营商面临的另外一大问题是,它们在中国出现的太晚了,以至可能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从现有的全球纪录看,各国的虚拟运营商大多数其实并不算成功,即便在电信市场更开放的欧洲和北美等发达地区,虚拟运营商的市场规模占整体市场份额也不过7%~10%,而后来又赶上互联网大潮,连运营商都日趋管道化,裁员、亏损成为常态,短信、语音业务都在萎缩,虚拟运营商这类“批发商”还有多大赚头真不好说。

因此,未来如果像国外早期的虚拟运营商那样,把业务立足于移动服务的倒买倒卖或者干脆发起价格战,这样的企业一定没有前途。中国虚拟运营商的未来还是在于创新,业务创新、营销创新、服务创新,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能在巨头的环绕下杀出重围,营造起自己的一片天地。

编辑:上海网络公司 虚拟运营商